欢迎来到广州某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某某装饰服务热线020-66889888
栏目导航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0-66889888
吴总:13978789988
小邵:13998987878
QQ:12345678
邮箱:admin@qq.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灞桥区新筑街办
中国工农红军唯一的“少儿师”:屡建奇功 有23人成开国将军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6-11

本文来自公号:南方历史网

中国工农红军唯一的“少儿师”:屡建奇功 有23人成开国将军


它虽是一支主力部队,但全师平均年龄18岁,最小的仅14岁,师长20多岁,师政委肖华只有17岁,被称为“少儿师”;它虽累建奇功,并在决定红军生死的湘江战役中力挽狂澜,但部队减员只剩下四分之一,以至于被迫取消番号;它虽仅存在一年零164天,但其指战员一直是我军骨干,甚至有23人成为开国将军。

这支在世界军事史上极为罕见的部队叫“中国工农红军少共国际师”。

临危组建

“少共国际师”是国际共运史上一个重要的国际联合组织,于1919年11月在柏林秘密成立,由第三国际领导。当初有14个国家参加,后来在56个国家建立了支部。中国共产党的青年团组织成立后,也组成了“少共国际师”。但其他国家的“少共国际师”只是参加后勤、游击等活动,而中国的“少共国际师”则是成建制地加入红军的作战序列。

第四次反“围剿”胜利之后,蒋介石重新调集重兵准备第五次“围剿”红军。红军总部收到各方面的情报表明,即将到来的第五次“围剿”,规模和兵力将远远大于前四次“围剿”。于是,为抵御敌人大军压境,中共中央决定尽可能地扩大红军队伍。1933年5月中旬,红军总政治部在全军青年工作会议上,提议并通过了向少共中央发出创建“少共国际师”的倡议。5月20日,少共中央局根据红军总政治部的建议,发布了《关于创立少共国际师的决定》,号召:“须要完成创建一百万红军的任务……因此创造少共国际师是最迫切的任务。”并下令向江西、福建、闽赣三省征调8000名兵员。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中央苏区有一万多名青少年踊跃报名,而其中有80%的人来自反“围剿”的主战场——江西省兴国县。

1933年8月5日,“中国工农红军少共国际师”(简称“少共国际师”)在江西博生正式成立,中央军委、少共中央局、中共江西省委、江西军区、福建少共省委联合举行了规模盛大的誓师大会,周恩来亲自为这支年轻的部队授予了军旗。属红五军团建制,全师约1万余人,70%以上都是共青团员。中央军委任命陈光为师长(后为吴高群、曹里怀、彭绍辉),冯文彬任政治委员(后为肖华、罗华明)。全师辖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3个团,平均年龄约18岁,最小的年仅14岁,许多人还没有枪高。

为提高部队的战斗力,誓师大会结束后,少共国际师随即就军纪、革命理想、军人知识、射击、刺杀、投弹等课目进行了认真培训。起初,由于少共国际师的主要装备是土枪和梭镖,指战员们只能用各自带来的梭镖进行训练。后来,红三军团支援了一批缴获的枪支弹药,这才使得少共国际师有了可以作战的正规武器,陆续开始练习射击、投弹、刺杀等技术。

两个月的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结束后,少共国际师已有了相当的战斗力。9月3日,指战员们高举战旗,威武雄壮地开赴第五次反“围剿”前线。时任中华苏维埃少共先锋队中央总队部副总队长兼总训练部长的张爱萍所作的《少共国际师出征歌》响彻云霄:“我们就是少共国际师,九三日,在江西誓师出征去。高举着少共国际的光辉旗帜,坚决的、勇敢的、武装上前线。做一个英勇无敌红色战斗员,最后的一滴血,为着新中国……”

百炼成钢

少共国际师的首战发生在闽北拿口,与国民党军周志群部之间。当时,少共国际师奉命配合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在东线抗击敌人。为实现“开门红”,师长陈光和政委肖华进行了认真研究,决定以一个营分兵迂回,布成口袋,将敌人一个连团团围住。由于每人只发了10颗用旧弹壳翻造的子弹,一阵猛攻过后,子弹便被打光,战士只能勇敢地冲入敌阵,与敌人拼刺刀。

鉴于少年体弱,加之尚无实战经验,战士们一般都是根据战前要求两个人对付一个敌人,即一个牵制,一个刺杀,让敌人顾此失彼,寻找机会。不到两个钟头,一个连的敌人被全歼。少共国际师乘胜追击,渡过闽江,再次溃敌200多人,还在莲花山歼敌一个排,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

首次作战,少共国际师却打得有声有色、机智、顽强、悲壮。

17岁的战士钟石华面对高大敌人的刺杀,灵机一动把敌人引向悬崖,然后突然倒地,把敌人绊下了悬崖。

17岁的战士李庆生被敌人死死卡住喉部后,毫不犹豫地引爆了敌人腰间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18岁的战士朱根林在被敌人的刺刀刺中胸部后,不顾一切地死死抱住敌人,为战友创造战机……

首战告捷后,朱德、周恩来、杨尚昆立刻给少共国际师发来了贺电,称赞这次战斗是“铁拳初试”,勉励他们在胜利中要更百倍地提高军事技术,迎接更加艰巨的战斗,争取更大的光荣。

初战得胜,也使少共国际师士气高昂,信心大增,始终朝气蓬勃。“打仗也罢,行军也罢,战士们总是快活得很。情况稍一缓和,兴国山歌和《上前线》的歌声就在长长的队伍中荡漾起来,加上山间的回声,实在热闹。”肖华曾回忆道。

1933年12月,敌人以三个师的兵力,在黎川东南的团村向少共国际师和三师一部发动了进攻。师长吴高群和政委肖华率部与三师一部从敌人的左侧,形成左右两个拳头,向敌人钳击。经过多次的反复冲杀,红军打垮了敌人的三个主力师,缴获了不少的战利品。战斗快结束时,敌人恼羞成怒,突然派飞机向红军阵地疯狂轰炸、扫射,顷刻之间,红军伤亡一百多人。一颗重型炸弹在正在指挥所旁的一棵大树下观察敌情的吴高群身边爆炸,造成他的头部和腰部受了重伤,鲜血汩汩涌出。但吴高群忍着剧痛,对肖华说:“不要紧,我能坚持!”肖华见他伤势严重,强行把他按在担架上,经过简单包扎后,吴高群被紧急送往福建建宁医院进行抢救。虽经奋力抢救,吴高群终因失血过多而于12月24日牺牲,年仅23岁。在他的遗体前,肖华带领全体少共国际师战士庄严宣誓:为吴师长报仇!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把少共国际师的光荣旗帜永远打下去!

1934年春,少共国际师改称红15师,隶属红一军团,由28岁的独臂将军彭绍辉出任师长,但人们仍习惯地称之为“少共国际师”或“少儿师”。该师随后又在将军殿、邱家隘等地进行过几十次战斗。

由于李德为首的军委执行“左”倾军事路线,采取集中对集中,堡垒对堡垒的错误战术,以至于红军虽一再进行艰苦、卓绝的战斗,甚至付出了巨大牺牲,但始终未能打破敌人的围剿。1934年10月初,少共国际师因担负掩护军团主力转移的任务,展开了石城保卫战。敌人用数倍于我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与少共国际师展开了空前激战。史料记载:“是役双方死亡枕籍,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残酷的石城保卫战,与敌人的大拼消耗的结果,使拥有一万兵力的少共国际师锐减到5000人。

血染湘江

1934年10月,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长征。被补充了2000多名战士的少共国际师与红一师、红二师担负起掩护中央纵队的任务。1934年11月底,红军到达湘江,少共国际师由此迎来更为惨烈的战役。

红军到达湘江时,湘江上游的水面虽然不宽,但水深流急,不能泅渡,渡口又只有两个浮桥。

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主力渡过湘江后,一右一左,顶住4个师的湘军和5个师的桂军。而少共国际师并未渡江,奉命以一个团直扑全州东南的鲁塘圩,配合红五军团佯攻以牵制全州敌人,另外两个团在湘西延寿圩一带构筑阵地抗击敌人4个团的追击,保卫湘江界首渡口,掩护主力渡过湘江。

红军火力弱、弹药缺、兵力少,且历来长于野战,阵地防御无疑对红军极为不利。面对敌军飞机和重炮的狂轰滥炸,红军也只能眼睁睁地等到敌人靠近,再用刺刀、手榴弹和敌人近战,由此导致红军的损失十分惨重。但为了掩护主力过湘江,少共国际师进行了整整5天的阵地防御战,用鲜血换来了每一分每一秒,一直坚持到主力部队过江。

12月1日下午,天色快昏黑的时候。少共国际师已经面临被敌人切断的危险。于是全师赶快收缩兵力,跑步渡河。红一军团领导见形势危急,为防万一,派兵重渡湘江接应少共国际师过江。彭绍辉和肖华率领大家渡江后,发现还有一个团没有过来,于是二人又率部分战士杀了回去。

此时,没有过来那个团的1800多人正在临近凤凰嘴渡口的一块小高地上激战。他们原来已经赶到了渡口,可是敌湘军已经赶到,他们来不及构筑阵地,便在副团长许开基指挥下,展开了阻击战。虽连续打退湘军两次较大规模的进攻,但少共国际师的伤亡也很大。许开基和相当部分营、连级干部尽数牺牲,只余下1500多人,即使这1500多人也至少有一半是带伤的,最令他们头痛的还是弹药不多了。

好在彭绍辉和肖华的及时出现,才使这个团被接了过去,但绝大多数指战员已经牺牲。

湘江战役中,少共国际师虽拼死实现了战略意图,但伤亡惨重,仅剩下2700余人。战役结束后,在湘江转弯处的岳王塘,由于江水流速很缓,上游漂下的尸体很多都汇到这里,湘江水一半是红色,一半是灰色。当地百姓由此有了“三年莫食江中鱼,五年不饮江中水”的说法。

由于远离根据地,加之红军无法在一个地方长期停留,少共国际师无法得到地方青年团组织的支援和补充。遵义会议后的1935年1月18日,为了提高主力部队的战斗力,军委决定对全军进行整编。少共国际师和红一军团主力合并,分别编入红1师和红2师。至此,少共国际师走完了短暂而光辉的战斗历程。